数字校园信息门户

【韶华文学】原创习作:柳侯悟(刘绮薇)

来源:js9905com金沙网站发布时间:2015-11-10
【韶华文学】原创习作

柳侯悟
 
(2013级高中9班刘绮薇)
 
  一架破旧而荒凉的马车欢快地驶向长安,载着十年的辛酸,载着泛黄的《永州八记》,载着一位发鬓微白却时值壮年的学者。

\
 
  学者端坐于马车之上。他蓬头垢面,却目光炯炯;他丧魂落魄,却信念坚定;他终于从永州调回长安,得以为朝廷效力,欣喜万状。
  途经汩罗江畔,他随口吟道:"为报春风汩罗道,莫将波浪枉明时。"今日的他,与昔日的楚臣屈原,心境不同,心态相仿。
  十年的永州生活,暗无天日。而今,终得以报国,大丈夫上定社稷,下安黎庶,才不枉人生一世。他想到了古文运动,想到了老友刘禹锡。然而,永州虽为南荒之地,却与自然相贴,如今回长安,免不了佞臣小人,流言蜚语……。他终于轻叹一声:"宗元啊宗元,年过而立,你竟还是一腔为国。"他却又笑了:"大丈夫立于天地间,自当为百姓尽一份绵薄之力,别的,管那么多干什么?"
 
  车至长安,等来的却是一份厉声宣告,他被贬到了更为边远的柳州。凄楚南回,同路的还有老友刘禹锡,亦被贬。到了分别之时,一壶浊酒,半江明月,相对而泣。文人的天地,朝廷又岂能懂?
  马车的咯吱声愈发刺耳,马的步伐愈行愈缓,略显疲惫与无奈。马车上学者白发又多了几根,一抹忧伤的月光勾勒在他脸上,他口中喃喃道:"朝廷莫不是与我游戏,叫我在泱泱国土上移来挪去?"
  车到柳州,学者泪迹未干。
 
  "这里倒也宁静,京城太嘈杂。"他苦笑道。想不到十年辛苦,换来了更为凄惶的处境。他举杯邀明月,他空对楼台吟,他夜半辗转难眠。
  "为什么?凭什么?"这些已在十年永州问过千遍。如今,连问问的力气也消失殆尽了。
  难为自己了。他终日饮酒,昏昏沉沉,不省人事……难为自己了,不到半生,贬遍了半个中国!
 
  寒冬一日,他握着酒葫芦在江边散步。江面结冰,凄凄然恍若一面明镜,他看到了真实的自己;与世无争的学者,坦坦荡荡的君子!扫一眼江边垂柳,皆已枯黄,却依旧垂立,想来春天便会吐纳新枝。然而自己呢?恐怕再难拨云见日了罢!也许自己本就属于寒江旁的一棵垂柳,倒不如,让江河成为自己的归宿,死得静肃。
  只是江面结冰,于是乎抛下酒葫芦,搬起巨石凿冰,若在平时,必惊起飞鸟四散。可如今,竟寒冷得没有鸟兽,人烟荒芜。
  "为吾凿冰,实乃不易,余心乐也。"
  他注意到,江岸竟有一老者。老者傍山依水,头戴斗笠,身披簑衣,一看便是穷苦渔民。为了养家,却偏到此凄凉之地垂钓。
  他不由低吟:"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老者听罢,笑着向他走来。他上下打量老者,老者年事已高,鬓发皆白,面似朗月,目如繁星,神韵自在其中,步伐稳健,笑声若洪钟。
  "非也,非也。"老者答道。
  一见便是世外高人。
  他连忙恭身道:"在下愿得闻教。"
  "夫时人不识余心乐哉,竟将谓偷闲学少年。大丈夫生而立于天地之间,莫不乐乎?乐事固多也。余少时读百家而研兵法,中年进仕途而担天下,暮年自当垂钓江边,观天地之悠悠而享天伦之乐。因何不乐?"
  他点点头,似有所悟,曰:"愿闻其详。"
  "夫人生固多不如意事也,莫空待时机,而虚度岁月。"老者语重心长道,着意看了他一眼。
  他心中一亮,与那老者攀谈起来。两人相见恨晚,一见如故。
  老者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愈说愈乐,滔滔不绝道:"夫昔屈大夫投汨罗,渔者劝之,未果;而今汝亦欲投江,汝国丧乎?夫古今天地间巍巍然者莫不如高山,浩浩然者莫不如江河。太史公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愚以为若投身河山而死者则轻如鸿毛,若造福河山而死者则重于泰山。等死,死国可乎?且柳州宝地,山灵水秀,地广人稀,何山得似柳山好,何水能如柳水清乎?"
  他忙欠身施礼,豁然开朗道:"多谢高人,今得赐教,幸甚至哉。余尝受阻于仕途,妄自颓然。而今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敢问高人尊姓大名?"
  "骆宾王,山中隐士也。"老者转身离去,消失在茫茫烟海中。
  "骆宾王。"他口中喃喃了一句。莫不是那个反武周、举义旗的"初唐四杰"之一,从徐敬业,师败绩。或以为死,或以为亡。尝于寺院指点宋之问诗句,使之通达,故世人传其削发为僧。没想到隐居于此,果然气度非凡!
  赞叹一声,他赶忙沿着老者远去的方向,踉踉跄跄追。可哪有人影?他气喘吁吁,举目四望,但见白茫茫一片原野。远处,渺渺茫茫传来一阵歌声:"我所居兮,凡俗之域;我所游兮,灵秀之气;我所立兮,天地之间。奈何离兮,独自悲怆;既已离兮,何时归兮?人生长兮,可多乐兮?"
  歌声哀婉久绝,又不乏喜悦与超脱。他含笑洒下行行清泪,朗声道:"我姓柳,名宗元,字子厚。早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不虚传。先生教诲,子厚自当铭记在心,不辜负您的厚望,造福一方。"

  次日,柳宗元在这充满生气的柳州,利用着自己小小的官职,挖了井,办了学,种了树,修了寺庙,放了奴婢[2]。百姓都敬他,爱他。
  但,他终是客死柳州了。不知是谁为他修了柳侯祠,旁边立下墓碑。
  常有少年于此,发出重重感叹,重重疑问。也不乏后世官员于此,以他为标榜。他从此添了一成傲气,三分自信,成为了名垂千古的官吏,不朽的文人。
 
  只是,朝廷万万没有想到,那不值一提的小官,竟为后人所敬仰:而华夏文明,竟在一个贬官身上得以延续。

【教师点评】
作者以第三人称的视角,带领读者梦回前朝。我们跟随着作者优美而略带忧伤的文笔走近了柳宗元,被他伟大的人格魅力深深折服的同时,又不禁为他壮志难酬的一生而感到唏嘘。历史如此,人生如此,在数不清的遗憾和无奈中,成就了这个留名千古的"钓鱼翁"。(指导教师:柳迎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