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校园信息门户

祝福,恩施!——记2012京外社会实践

来源:js9905com金沙网站发布时间:2013-07-04
祝福,恩施!
 
高一(4)班徐聪
 
  当踏上开往恩施的火车,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色,时隔数月我仍能感受到那时的心情,眼见着家离自己愈来愈远,心中翻滚,却不可说。还记得那时启程的火车开得极慢,一站一停地报着越来越陌生的地名,我就躺在上铺,任由空调的冷风吹着,内心索然。那24个小时的车上生活,应是一半难过,忍受着未曾有过的想家之苦;一半兴奋,毕竟这次与同学一起远行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到了终点站,走下了火车,我仍觉得地面在"哐切哐切"地动,拖着沉重的行李上台阶的时候甚显狼狈。后来听说在火车站恩施高中的学生代表还举横幅迎接了我们,只是我走在队尾,没有看到,现在想来,真有点遗憾。出了火车站,我们坐上大巴车。路途颠簸,周围的景物也越来越与我往日在城市里看到的不同。群山间大片大片的绿色,还有着关于盐水女神的传说;那竹制的吊脚楼顶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嫩绿,像是画家笔下的乡间写生。只希望这些历史的载体可以晚一些再从眼前消失,只希望这里的文化可以走出这个小山城,让全世界的人们都看到它,了解到它。当我们拐进一条平整的甬道时,整个车厢开始骚动了:恩施高中像是一所宫殿一般矗立在群山之间,大门横约30米,周围茂密的矮树丛,深灰色与白色的校舍正是我喜欢的搭配,有着承载多年历史的厚重感,又不失我们这个年纪的轻快。车停在女生宿舍,有几个女生代表站在门前帮助我们,我们宿舍运气很好,是一位很可爱又认真的叫向南的姑娘来帮助我们,后来得知她是学生会主席。"神奇恩施"与恩高的校长讲话都让我对恩施这个地方产生了好感与愧疚,我以前是否也这般热爱自己出生成长的地方?答案我实在不想说。会后向南同学带领我们参观了整个学校,其间听着大家感叹恩高比我们十二中不知强多少的议论,又看见向南同学只是沉默并不接话的神态,我便暗自觉得我们作出这样简单的对比和轻易地下如此的结论,是欠妥的。
  第二日去了科技馆与侗族风情寨,其间去往茶园的路上导游的一番话让我记到现在,她说这里的孩子上小学要翻山越岭,放学还要先洗衣做饭,有些孩子的家中经常没有电,他们要借着月光写作业,还有一些孩子放假须得自己挣上学的费用。而接下来采茶的艰辛仿佛正是导游那番话的证明,站在及腰的茶树之间,我很难想象那些稚嫩的孩子在小学已然懂得需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上学,回想自己,平日里为了减肥而浪费粮食,又为了浮夸的东西而大手大脚乱花钱。我想这也是这次实践活动对于我最大的教育: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固然没错,但在追求好生活的同时,我们真的也应该想想这些山村里的孩子,我们总说自己是祖国的希望,初升的骄阳,但他们不是吗?他们用血用汗用泪,铺成了我们在他们眼里奢侈的人生,而我们又用什么报答了他们呢?没有!我们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象征性地体验了一下他们平常的生活便叫苦不迭,我们什么也没有做,甚至没有给予他们应有的尊重与称赞。那天晚上我在日记里写我想要帮帮他们,从物质层面,更从精神层面。这句话亦写在了我的心里。
  接下来的一天都是在恩高校园中度过,在高一(26)班,我结识了12个热情而可爱的妹子。坐在教室后面,看着整个班级60个人一起大声念书,看着最后一排的同学把凉水灌在类似于花露水瓶的喷壶里朝自己脸上喷洒以此解困,看着他们认真专注地呼应老师,看着他们仔细自豪地介绍自己美丽的家乡,看着他们简陋的堆满了书的桌子,那天有几多震撼,便有几多感慨与难过,那天有几多难过,临走那晚便有几多不舍。
  在恩施最后的两天我们一同参观了叶挺将军纪念馆,恩施博物馆,土司城与龙鳞宫。由于发着低烧,我没有好好观赏这些景点,这也是我此次实践活动中最大的遗憾。现下整理思绪,只记得囚禁叶挺将军的那间破旧的木屋,博物馆里那座土家族女儿出嫁时坐的轿子,土司城中少男少女欢快的舞蹈,龙鳞宫中那只落汤凤凰、映在水中的那个牵着马的人。
  就要离开恩施了,就要离开恩高了,就要离开这里的乡亲和学子们了,我情不自禁地又回头望了它一眼,默默道上一声"再见"!
  在回程的火车上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父母与我驱车去北京西站接恩高的同学,我把她们接到家里,带她们去楼顶看星星、(在恩高的那几天我常常抬头看天空,一颗星星也没有,听同学说或许是因为恩施天气闷热,又常常下雨,所以才会没有星星。)带她们去小胡同里吃我们在班会上介绍的北京小吃……梦醒,心想有生之年我定要再回来恩施看看,再走一遍这次来的路,希望到那时,恩施的森林覆盖率仍在80%以上,只是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或来作画,或来观赏,或来体验生活,或就定居于此。希望到那时,我今日认识的那些可爱的妹子们还会记得我,赴今日与我的约定。祝福,恩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